13699118490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成功案例 >

何某贩卖毒品案

  案件概括:

  被告人何某涛、何某、伍某、付某于2006年9月至12月间分别多次在本市向他人贩卖毒品。2006年12月,被告人何某涛指使被告人何某乘火车将毒品甲基苯丙胺236.95克从广东省广州市运回北京市用于贩卖,并安排被告人伍某、付某到火车站接应。同月,被告人何某、伍某、付某在北京火车站被当场抓获,上述毒品被全部起获并收缴。被告人何某涛于同月被查获归案。

  辩护意见:

  一、被告何某的行为存在法定的从轻处罚情节被告何某属于从犯。根据何某、伍某、付某在《讯问笔录》、《亲笔供词》中的供述,被告何某的行为皆是受被告何某涛的指使,而且在整个贩卖、运输过程中,何某参与的只是众多环节中的一个,在共同犯罪中只起到次要和辅助作用。《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二、被告何某的行为存在一些酌情从轻处罚情节1、被告何某没有前科,系初犯被告何某在本次犯罪行为之前,没有违法的前科,过去既未受过刑事处罚,也未受过其他任何处罚(包括行政处罚);既没有因为毒品事由受到过处罚,也未因其他事由而受到过任何处罚。2、被告何某认罪态度好,坦白交代了犯罪行为。在到案过程中,被告何某没有拒绝、抗拒、阻碍、逃跑行为。被告何某在被拘留后,清楚交代了其本人的犯罪事实,前后交代基本一致,并且对自己的犯罪事实和社会危害性有清楚的认识,应酌情从宽处理,以利于贯切党和国家坦白从宽的方针。3、被告何某的主观恶意较轻被告何某的一系列行为都是受到被告何某涛的指使,皆由被告何某涛主导,被告何某是被动而为之,对所运输的毒品的种类和数量皆不知晓,而且被告何某没有因为此次的运输行为而得到报酬,更没有获得贩卖毒品的利润。4、被告何某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有限被告何某只是受指使将毒品运输回北京而不负责贩卖;被告何某虽然将毒品带回北京,但是由于公安机关的缜密侦查和出色工作,他还没出火车站即被抓获,毒品没有流散到社会。综上所述,由于被告何某由别人指使而运输毒品,又坦白的交代了其犯罪事实,无前科,对于自己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有清楚的认识,并表示悔罪;何某的主观恶意较轻并且社会危害性有限;律师建议合议庭在刑法第347条第2款的下限去量刑,以体现国家的政策和利于被告早日改过自新。

  案件结果:

  法院采纳被告何某认罪态度好,坦白交代了犯罪行为,应酌情从宽处理的辩护意见,按照量刑幅度的下限判处何某有期徒刑15年。

相关文章

免责申明:

1、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2、因编辑需要,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参考。涉及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咨询按钮进行在线咨询。